kAZe

【浅谈】宗像礼司

静夜:

K2也完结了,借着这个机会也想说说我对宗像礼司的理解。可能会有因cp观产生的偏向或不足,如有请见谅。


看K1时很多人见到他的第一感觉也许都是“强大”“美人”或者其它一些同义词。诚然,无论是成王前还是成王后,他都是极为优秀的,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Gora给他的外貌的设定也是“Cool beauty”“男人眼中也性感的男人”之类的。


但更仔细地去尝试理解他后,我想除了强大与美丽他还有许多其他的吸引我的地方。


他在K中大部分时候都是以王权者的身份出现。王权者不同于氏族或普通人,在很多人眼里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但他并不是神,他也一直拥有着人的喜怒哀乐,他也有无法解决的事情,他也会受伤,他也一直承受着优秀所带来的孤独。


他的朋友不多,无论是成王前还是后。当一个人太过优秀,找到与自己并肩的人将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不管周防尊怎样想,他是真的拿周防尊当朋友。在尊哥的面前,他可以放下“室长”的身份,像一个普通的青年那样抽烟,品酒,表露自己的情绪,像小孩子一样和尊哥拌嘴,把他不曾表现过的天真与小任性都表现出来。在街上碰到尊哥,拉着他喋喋不休还把各种因傲娇而说出的不合理的话都推说是别人说的,而一向对什么都不耐烦的尊哥也任由他一副一副往自己脸上戴眼镜。某种程度上尊哥应该也很喜欢看到这个天然呆的家伙放下矜持,表现得像一个普通的青年一样吧。


在尊哥越玩越脱直到炸了购物中心弄得S4不得不出动抓人后,他还亲自去牢狱里劝说,只为了他能不坠剑。某种程度上来说,亲自找尊哥的那一刻,他放下了他的骄傲,去规劝另一个王。


但同时,身为王他也理解尊哥对族人的守护,他也不想强求。尊哥说由他二十四小时看着自己就行。其实我想,也许有那么一刻他是想答应的吧?但他拒绝了。他甚至没有用坚硬程度高一点的材料而只是木质的手枷关着尊哥。木质的手枷几乎就是在告诉尊哥,如果你就是要走,那你就……走吧。


尊哥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意思与他的挽留,但他还是走了。S4再次追到学园岛。


第一颗雪落下,宗像礼司望着它,问淡岛说他是否可以任性一下。这里官方并没有给出淡岛的回答。淡岛会怎么答呢?是“您的决定我们都会支持”还是“请不要做违背身份的事”?不过无论淡岛怎么回答,他都会去吧。在尊哥的事情上,能做的他都做了,不能做的他也都做了。他半夜跑去找尊哥,甚至提出由他来杀掉无色之王,连尊哥都说他是在做“不符合身份”的事,但他却只是笑着说:“我只是来见见友人。”


准备突入进学园岛前,宗像礼司很少流露出能确切反应他情绪的表情,但那一刻,很明显能感觉出他不开心。


终于事情走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步。尊哥只是笑笑说“抱歉要把烂摊子留给你了”,然后便张开双臂等着他的一剑。


周防尊知道这一剑过后会是什么。对周防尊来说,一切都结束了,而对于宗像礼司……弑王的负荷,赤之氏族的仇视,激增的工作量……而且,还没有一个人会感谢他。


这一切,宗像礼司都接受了。


因为他拿他当朋友,尽管想救他,他也不想他就那么一直违心地压抑下去。至于其他的,他来承受就好。


这是他作为青之王的职责所在,代价所在。


如果宗像礼司对着周防尊下不去手,那么现在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如果宗像礼司为一己清闲默许绿色氏族的肆意,谁也不敢说现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


安守本分的普通市民们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安稳都是谁以什么换来的。但他也无意让他们知道。也许对他来说,坐上了青之王的王位,就要担负起相应的责任,无论付出什么,也一定要全力护住天下的安康。至于他失去的,别人毋需为之负责。


所以,他才活得那么累吧。


弑王后的反应终于出现,他开始头疼,走路撞东西。而此时工作量却也与日俱增。他不懂得照顾自己,凌晨四点处理完公事回来却还关心下属为什么不去休息;他说他不会累,但他却连伏见扔过来的咖啡都没有接住;他把他近日出现的所有身体上的问题都归给眼镜度数让下属放心;他在百忙之中抽身去幼儿园陪孩子,只为了和幼童的一个约定,只为了确认他想守护的东西。


这样的他,根本没有青王的高高在上。事实上,他也从未俯视过任何人。他对下属从未有过颐指气使的时候。他包容他们的闲聊,包容他们的一切不足,他来的时候会和下属说打扰了走的时候会说告辞。他努力想和下属把关系搞好但因为性格与经历总是让下属感到困扰。但他不知道他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拔刀队全员愿意为了他违背政府的命令赶去支援,濒临昏迷的他没有预料到队员们的到来,看到他的氏族整齐地站成一排把他护在身后,他像是有些无奈又像是有些欣慰。也许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他在他的族人们的心中有多重。


尽管他们翘掉他的忘年会,看见他几乎都要绕道走,但在他们心里他永远是他们的王,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牵动他们的心。


为了塑造他想塑造的世界,他们全力协助他。就算是伏见那样看上去什么都不在意总是懒洋洋的队员也在加班加点,用自己的命作赌注去卧底绿组。因为宗像礼司不仅给了他新的舞台,也给了他对他自身价值的肯定,与王对氏族的尊重。他对每一位下属都是如此,所以即便不是王,不是室长,他们也愿意为了他付出所有。


石板毁掉,异能者的时代也结束了。虽然觉得二期的结局挺水但也就接受了吧。做回普通人的他,估计也改不了他的小天真与什么都自己承担的习惯。所以有的时候看有的同人时真心不理解有的作者是出于什么心态,在cp向把他排成攻后就把他写成强迫对方或者满脑子都是ooxx一样的人,我想,如果稍稍去细细理解他一点,就该知道他从不会做强迫别人的事,他也不会成天就想着ooxx之类的事情,他就是一个有点傲娇,不太会照顾自己,喜欢玩点不过头的恶趣味的天然呆啊。


所以我真心希望可以有一个谁,可以把他抱进怀里,好好宠他,让他不用再那么累。


————END—————

评论

热度(100)

  1. kAZe静夜 转载了此文字